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重要资讯

2019川酒全国行在四川启幕,剑南春首站启航

时间:2019-08-08 来源:云酒头条

  8月8日,“新丝路川酒荟萃 剑南春首站启航”2019川酒全国行启幕。在接下来的一天中,剑南春人将重走一千多年前,先辈们携“剑南烧春”走过的路,从绵竹启程,一路向北,穿越剑门关,直抵西安。

  缘起“唐时宫廷酒”

  整个出发仪式在剑南春酒史博物馆门前进行。这座建于2003年的博物馆,从外表上来看,完完全全就是唐朝建筑风格。一个不小心,就会在恍惚之间以为真的梦回大唐。在这里,记录和保留着剑南春“唐时宫廷酒”的源起。

  唐中书舍人李肇的《唐国史补》记载,“酒则有郢州之富水,乌程之若下……剑南之烧春。”比照宋朝时,苏轼在其《仇池笔记》中的描述:“唐人名酒多以春”,意味着“剑南烧春”是唐代剑南道(四川)名酒。《旧唐书·德宗本纪》记载:“大历十四年五月辛酉,代宗崩,癸亥,即皇帝位于太极殿……癸未,罢梨园乐工三百人、剑南贡生春酒……”,是表明“剑南烧春”为唐代宫廷贡酒的最早史料。

  唐德宗(742-805)李适于大历十四年八月(779年)即位后,改元“建中”,对前朝许多弊政进行改革,下令禁止岁贡。《旧唐书·卷十二》:“剑南岁贡春酒十斛,罢之”。也就是说,在大历十四年以前,剑南道每年要向唐室宫廷进贡十斛春酒(即每年贡剑南烧春酒约1200斤)。

  从前车、马都慢,蜀地到长安(今西安),怎么也得大半个月。再加上蜀道艰难,出发的时候往往带着几分悲壮的意味。这个时候就要来一碗酒壮行。当充满雄性荷尔蒙气息的开缸舞表演过后,和着奏响的号角,酿酒仪仗队端着大唐华章走向舞台,将酒放置舞台两边的酒台。然后在美轮美奂的汉唐舞蹈中,将酒递到出行人员的手中,干了手中的酒,一路就能好走。王维有“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白居易有“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李白有“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

  剑南春也有诗。中国成语大会总冠军、中国诗词大会亚军彭敏,一个既能弹吉他、吹笛子、拉小提琴,又能写新诗、写诗词、写小说的“万能文青”,将为这次行程增添些许朦胧的诗意。

  摆酒入“长安”

     当一坛坛酒装车完毕,车队便正式开启了这趟长达772公里的征程。如今,高速公路穿梭于两地之间,这趟旅程仅需半天即可抵达。然而在唐朝之时,从成都出发,经德阳罗江县、绵阳梓潼县,至广元剑阁县,过剑门关至昭化,渡嘉陵江,经广元朝天区往东北方向至陕西宁强县,再经勉县到达汉中,最终抵达长安,需得半月之久。

  这条路名曰金牛道,又叫蜀栈,是古代川陕的交通干线,此道川北广元到陕南宁强一段十分险峻。“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李白在《蜀道难》一文中赞叹的就是这段路。

  资料显示,绵广高速一直到2002年才建成通车,全长135.5公里,总投资44.2亿元,共建特大桥、大桥60座,中小桥92座,平均每公里1.13座;双洞隧道4座,平均34公里一座,是全省目前已建高速公路中施工难度最大的路段。

  把酒剑门关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剑门关的声名不必多言。即便路过,巨石之上,也能看到镌刻的李白之《蜀道难》。不知道李白写这首诗时,有没有喝酒,这一个个写尽蜀地之历史人文,说穿蜀道之地理和并剑门关之地貌的文字,是他严谨的考证?这蔓延其中的想象力、胸襟和气象,难道不是他酒后恣意的挥洒?今人再度把酒剑门关,又能体会到多少李白昔日的心情?

  打卡大雁塔!

  等到抵达西安,天空已经开始昏暗。但好在大雁塔灯火辉煌。这座在西安城屹立了1360年的古塔,最初是玄奘法师为保存由天竺经丝绸之路带回西安的经卷佛像而主持修建,到今天不仅仅是大唐盛世的见证,更是西安城的标志。

     8月9日,2019川酒全国行将在古城西安拉开帷幕。作为2019川酒全国行首站,本次西安站活动由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指导,四川剑南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承办,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舍得、水井坊协办,在内容、形式以及规模等各方面,都将在2018年基础上进一步升级。本次西安站的主题为“新丝路川酒荟萃,剑南春首站启航”。
      2018年,川酒全国行以川酒市场为基础,选择了江苏、河南及山东三省展开现场推介,在当地消费者、经销商群体中引发强烈反响。在此基础上,2019年的川酒全国行,在活动城市选择上,均从市场和文化两个层面进行了双向考核。西安位于古代丝绸之路的起点,是“一带一路”倡议中极具代表性的枢纽城市。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当下,都是川酒布局西北的市场重镇。将西安作为首站,足见川酒全国行对2019年巡展的新定位。曾是大唐国都的西安,与川酒金花之一的剑南春也有着颇深的渊源。唐人李肇曾在《唐国史补》中对天下名酒记载道“酒则有郢州之富水,乌程之若下,剑南之烧春……”,《旧唐书·德宗本纪》里,剑南春也作为宫廷御酒载于其中。